上海世博会国际舆情监测分析报告(8月号)
发布时间: 2010-12-18 浏览次数: 736

 

 
 
 
 国际舆情报告
 
 
 
 
国际媒体世博会报道关注点与报道手法分析
上海世博会国际舆情监测分析报告(8月号)
 
 
 
 
 
 
 
 
上海外国语大学
中国国际舆情研究中心
=
 
总负责人:郭 可
 撰稿人:林岩
 2010年11月23日

 

目录
 

 

 
 
 
 
 
进入八月,世博会已开园三个月,已经进入了平稳运行期。八月的上海骄阳似火,而人们参观世博会的热情也同样高涨,特别是八月是全国学生暑假的最后一个月假期,也是上海市民观看世博会大礼包赠票所规定的最后一个参观月,所以,参观人数达到一波波高潮。在8月21日,入园人数达到开园以来峰值:568300人次。相对应的是,世界各国对世博会的报道也相对“平稳”,我们抽样的15个国家29份报纸对世博会的报道总量与七月份持平,都是50篇。
这个月的世博舆情分析研究抽取的样本比七月多了一个国家(加拿大),共15家,两份报纸(多伦多星报,环球邮报),共29份报纸。抽取样本的数据库为Factivia。抽取样本的关键词为:Shanghai和Expo。在剔除不是与世博会直接相关的报道之后,共得到有效样本50份。
 
1.世博报道国家分布
 
 
如上图所示:在我们所研究的15个国家中,八月份,有9个国家对世博会进行了报道。其中,意大利,日本和西班牙占据了前三的位置,报道总量占了近一半,24篇。意大利,作为下一任世博会主办国,报道篇数最多,高达14篇,而日本,作为上一任世博会主办国,报道篇数也较多,达到10篇。西班牙国家馆日在8月30日,其间,大力神杯亮相世博,而西班牙首相何塞·路易斯·罗德里格斯·萨帕特罗亲临世博园区,我们选取的西班牙报纸的报道数量也达到了10篇。主要欧美国家,美国,法国,德国,和加拿大,中国的近邻俄罗斯,和发展中国家埃及,这六个国家所抽取的报纸中在八月份没有对上海世博会的报道。
 
2. 世博报道报纸分布
如上图所示:在我们抽样的29份报纸中,八月份,有13份报纸对世博会进行了报道。与报道国家相对应,八月份世博报道报道量最多的前三位分别是意大利的共和报(10篇报道),西班牙的先锋报(7篇报道),和日本的读卖新闻(6篇报道)。其中,共和报和读卖新闻不仅是所在国的国家性大报,而且是全球知名媒体。西班牙的先锋报则是西班牙历史最为悠久的一份报纸。在本月,世界上颇有影响力的主流报纸如: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卫报等未对上海世博会进行报道。而欧洲主要大报如:法语世界报,费加罗报,南德意志报等也未有对世博会的报道。
 
3. 世博舆情日报道量分布
 
从日报道量来看,八月份的世博舆情的日报道量总体上比较平稳,在8月份的31天中,有21天有报道,10天没有报道。其中,在月末,28日到29日三天出现一个报道高峰,这三天共有15篇报道,占总报道量的30%。这几天的报道中,半数以上来自于西班牙,这与8月30日的西班牙国家馆日庆祝有关。
 
 
4. 报道字数和报道体裁
分析报道字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看出报道的深度和媒体对某一事件的关注度。在八月份的世博报道中,200字以下的报道12篇,占总量的24%; 200-800字的报道最多,有32篇,占总量的64%;而801-2000字的报道最少,只有6篇,占总量的12%。没有2000字以上的报道。从以上数字可以看出。八月份世博报道总体上有一定的深度,报道媒体对于世博会还是保持了较大的关注度。
报道文体和报道字数相辅相成,但是更加能够说明问题。新闻和评论体裁一般有四种:消息,新闻特写,特稿,和评论。消息一般较短,单纯交待新闻的5个w一个h。属于单纯性时事性新闻。新闻特写虽然也是新闻,但是与单纯的消息,短讯相比,多了很多细节,消息源等,强调报道深度,不是简单的报道时事,而是深挖出事情的来龙去脉。特稿是通过大量的描写和人物刻画等来讲述一个新闻故事。这种体裁多用来处理比较“软”的题材,而且,由于其写作手法借用了讲故事的方式,这种叙事结构本身常常暗含了一定的记者本人的观点和立场。评论,简单的说,是基于某新闻事实的意见,通常来说,评论代表了发表该评论的报社的立场。从上图的世博报道体裁分布来看:在50篇报道中,消息13篇,占26%;新闻特写27篇,占54%;特稿9篇,占18%;评论只有1篇,占2%。最多体裁是新闻和新闻特写,共40篇,占报道总量的80% 可见各报基本上还是把世博会作为一个新闻事件来处理,跟踪报道世博会上发生的新闻。而且这当中,大部是对世博会的深度报道。蜻蜓点水式的消息式报道不占多数。可见,对世博会的新闻报道还是有一定的深度。题材较软的,花絮般的,但有时又暗含了一定观点的特写报道不占大部。而评论也只有一篇。由此可见,上海世博会在世界媒体眼中是一项重大的媒体事件,也是作为一项重大的国际事件来报道的。报道具有一定的客观性。
 
 
 
5. 报道署名和报道发稿地
从报道署名情况分布来看,来自国际四大通讯社(美联社,路透社,合众国际社,和法新社)的报道只有一篇。而中国通讯社,如新华社,得稿件没有报纸采用。大多数的报道出自报社本身记者的手笔。28篇,占总报道量的56%。如前所述,欧美国家主要报纸(除泰晤士报外),特别是美国,法国和德国在八月份未对世博会进行报道,所以,来自国际四大通讯社的报道并不多。而且,各个报纸多采用本报记者所采写的稿件体现了各国报纸对世博会报道的原创度和地方性。而中国通讯社的稿件未有一篇被引用,一方面显示我国的通讯社,特别是新华社,仍需努力在国际上发出自己的声音。另一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我国对世博会的报道还停留在内宣,外宣这一层面上,仍然没有找到与境外媒体报道的重合点。
 
与报道署名密切相关的是报道的发稿地。同报道署名一样,报道的发稿地有助于我们搞清楚报道的来源。此次八月的世博报道中,注明发稿地的稿件有22篇,在这22篇中来自于中国和来自于中国以外地区的各占一半,都是11篇。其中,来自于中国的报道有6篇发自上海,5篇发自中国其他地方。众所周知,新闻可贵在第一手资料的获得。由耳闻目睹的第一手材料写就的稿件肯定要比用网上,报纸上,图书馆里“调研”出的第二手材料写就的报道要真实,生动,客观,有说服力。然而,在国际报道中,由于显而易见的地域距离,造成第一手资料的采写需要强有力的财力物力的支持。而在全球报纸财政普遍紧缩的情势下,在8月的报道中仍有50%的注明稿件发自中国说明世博会的确被人指为一项重要的国际媒体事件,得到了全球媒体的重视。
 
 
6. 报道是否涉及中国
我们此次研究的重要一项是看一下各国媒体关于上海世博会的报道是否涉及中国。看报道是关于世博会一般的报道和世博会和中国有关的新闻事件的报道,还是媒体所在国自身和除中国外其他国家参与世博会的报道。研究结果显示这两种报道恰好各占一半,都是25篇。如上图所示。这一结果显示各国媒体对于世博会的主办国中国,和世博会的参与国(常常是媒体所在国)都同样关注。这样,可以得出结论,世博会本身是最大的新闻,最重要的新闻。无论报道是否涉及中国,还是关于中国以外其他国家的报道,有一条是不变的,这些报道都是关于世博会的报道,报道的是中国举办世博会的新闻和中国以外国家参展世博会的新闻。这正像世博会的本原意义所启示的那样,世博会是世界博览会,需要举办国和参展国的共同参与。而各国对世博会的报道也是这样,既关注举办国本身,又同等关注其他参展国。这充分说明了世博会本身的世界博览会的含义,也切实表明了这一媒体事件的国际性。
 
7. 世博报道切入点的分布
报道切入点,又称报道角度,也就是通过某个视角来看某一问题。报道角度不同,显示了不同的报道侧重。这里问题是一致的,都是对上海世博会的报道。但是各国报纸的报道角度却各不相同。如上图显示:最多的报道切入点是通过媒体所在国在世博会上的新闻这一角度来报道上海世博会,共有22篇,占报道总量的44%。其次,是通过媒体所在国与中国的关系这一角度,和与中国有关事件这一角度来报道中国,这两个切入点各有11篇文章,各占总量的22%。而以媒体所在国国内新闻为切入点来报道世博会的有5篇,占报道总量的10%。以中国以外其他国家(非媒体所在国自身)参加世博会的新闻为报道切入点的只有一篇,占2%。而没有报道是以媒体所在国与中国以外其他国家的关系为报道切入点的。从报道切入点的分布情况可以看出:各国媒体的世博会报道中对报道切入点的选择体现了新闻的接近性原则。一方面是地域的接近性,一方面是事件的接近性。以媒体所在国在世博会上的新闻为切入点的报道最多,说明了各国媒体最关心的仍然是各国自身的情况。这是新闻要素中的接近性的体现。接下来第二多采用的报道切入点分别是媒体所在国与中国的关系和与中国有关的事件。这种频频以世博会主办国为报道切入点的做法说明了新闻的接近性原则中的事件的接近性。而这也显示了,在各国媒体眼中,一定程度上,世博会有关的形形色色的新闻中,中国本身,而不是世博会本身,才是最大的新闻,中国本身才是最值得关注的。媒体所在国的国内新闻,和中国以外其他国家(媒体所在国除外)参加世博会的新闻,由于既不具备事件上的接近性,又不具备地域上的接近性,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
 
8. 世博报道的内容分布
在分析之前,需要说明的是每一篇新闻报道的内容都是丰富而具有多层次的。本研究所涉及的报道内容,是指整篇新闻总体来看,最基本的一个报道内容。如上图所示:八月份各国对世博会的报道内容涉及很广:主要有文化活动,场馆介绍,世博会的规模,参观世博会的政要及其访问活动,参加或举办世博会的目的,世博的运营与管理,世博的筹备与动员,世博会的意义和影响,参观者的面貌和素质,园区的建设,安保,主题歌,中国馆,吉祥物海宝抄袭的争议,世博会的花费等等都得到各国报纸的报道。世博会中的民生与经济有关的话题,和世博的主题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在八月的报道中没有出现。
其中,内容以世博文化活动为主的报道最多,共有16篇,占报道总量的32%,第二位的是以世博会的各参展场馆介绍为主要内容的报道,共7篇,占14%;其他报道篇数比较多的是世博会的规模,6篇,占12%。政要的到访和活动,5篇,占10%;参加或举办世博会的目的也较多,有4篇,占8%。从各国报道的报道内容分布上可以看出,到了八月份,世博进入平稳运行期后,各国的世博报道也相应的还原到世博的本来面目:世博会是各国展示自我的盛会,世博会是国与国之间的文化对话。报道内容中世博会文化活动的高比例说明多数媒体还是把世博会解读成一项文化盛宴,对世博会上的精彩纷呈,多元素,多维度的文化活动进行了大量的报道。这占总量近三成的以文化活动为主要内容的报道说明起码八月份的世博报道并没有将世博会政治化,与人权等问题挂钩。本月的50篇报道中,没有一篇报道是关于人权的。世界媒体,特别是西方媒体,在报道中国时,常常是三句话不离人权,通过对人权问题的“反复高度关注”,将中国各项国内问题政治化。然而,本月的世博报道却没有涉及人权的内容。而是还原了世博会的文化意义。这一方面是因为八月报道媒体中,总是对我国政治内务指手画脚的老牌欧美媒体的缺席,从另一个角度也说明,国际媒体并不是只有一种声音。欧美媒体所掌控的话语权虽然强势,但是,其他国际媒体并没有亦步亦趋,不论看什么中国问题,都要戴上所谓民主,人权的眼镜来看,而是有着自己的比较客观的立场,自己独特的不同于狭隘的西方的话语特色。这一点特别值得中国的注意,即欧美媒体虽然强势,但不是世界上唯一的需要我们去聆听的声音。
其次,报道内容第二位的是世博场馆,同样说明,各国媒体对世博场馆的关注是回归到世博会的本来面目。因为世博园内各国独具特色,争奇斗艳的世博场馆不但是世博会最大的看点,也是各个国家向中国,向世界展示自我的重要载体。而排在第三位的世博规模,体现出此次博览会之大,中国上海之海纳百川的风度。排在第四位的政要到访和活动,也是世博会的重要功能之一,世界博览,各国沟通与交流。另外,世博会的其他方方面面,如规模,安保,花费,主题歌,吉祥物,参观者,园区建设等等也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报道和关注。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1,八月份的各国世博报道在报道内容上回归了世博本原意义。突出了世博会的文化涵义,体现了世博会的世界博览之义。2,世博会本身的方方面面是报道的主要内容,报道未见明显的政治化倾向。
另外在报道内容中,提及对举办世博会的目的和意义时,多数报道将其解读为“机会”二字。这里的机会包涵了三个层面的涵义:一是上海世博会是中国向世界展示其实力的机会;二是上海世博会同样也是参展各国向世界,特别是向有着13亿人口市场的中国,展示自己的机会;三是上海世博会也是参展各国难得的商机。从各国媒体对世博会的目的和意义的解读中可以看出,各国报纸报道所显示的国际舆论在对于上海世博会的目的和意义的解读与我国的看法是不谋而合的。相比较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将其解读为国际体育盛事和中国等了百年的向世界展示自我的机会。而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国家,却充斥着将北京奥运会政治化的谬论。纠住民主,人权等老话题不放,充满冷嘲热讽之词。没有将北京奥运看作是各国展示自己的体育实力,乃至国力的机会。然而,此次上海世博会,国际舆论却发生了变化。不但认为这是中国展示实力的机会,国际舆论也认为上海世博会同时还是世界各国展示自我的机会。这种双向度的解读相对于北京奥运会时显得客观,公正。而且无论双方都没有将其进行更多的政治解读,而是突出了世博会的“博览”,这一应有之义。也就是说,这种相互的展示,并不是炫耀,而切切实实就是一种文化的交流。一种高层次的对话。而且,“机会”的第三个层面:是认为上海世博会不但为世界各国提供了展示自我的机会,同时还为各国提供了商机。这一对上海世博会的目的和意义的解读是比较实事求是的,因为,世博会除了是一场中国与世界在文化上的高端接触以外,在中国举办,中国巨大的市场(破纪录的参观人数),更为参展各国提供了经济低迷期的难得的商机。国际媒体对这一点的承认,显示了国际舆论向客观报道的一种回归。
 
9. 世博报道是否涉及中国国内其他问题
本研究的对象是各国媒体对世博会的报道,不是各国媒体对中国的报道。但是世博会在中国上海举办,报道世博会难免会涉及到报道中国。所以,本研究特意设置了“世博报道是否涉及中国国内其他问题”这一指标。即研究在各国对世博会的报道中,是否在报道世博会本身之外,涉及中国国内的其他问题。研究结果显示,在我们抽取的50篇报道中,有9篇报道涉及了中国国内的其他问题,占总报道量的16%。而41篇报道并没有涉及中国国内其他问题,而是纯粹的对于上海世博会的报道。可见,在八月份的世博报道中,绝大多数的报道是聚焦于世博会本身,是某种意义上的“纯世博”报道,并没有过多的涉及中国国内的其他问题。
那么,在涉及中国国内其他问题的世博会报道中,又具体关注了那些方面的国内问题呢?本研究设置了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科技,军事,体育,环境,教育,医疗,宗教等11个指标。对于样本的分析显示,有三篇报道涉及了政治方面的国内问题。涉及文化和经济方面的国内问题的报道各有两篇。还有涉及社会和科技方面的国内问题的报道各有一篇。而军事,环境,宗教等其他在平时世界媒体涉华报道中的热门问题此次均没有涉及。
10. 世博报道中的冲突
冲突是一种常见的报道框架。记者在报道中以表现报道对象之间紧张的关系或冲突为报道框架。在国际媒体,特别是西方媒体,涉华报道中,冲突框架的应用可以说是比比皆是。常常将涉及中国的各种报道套在冲突的报道框架中来重申西方舆论对中国的民主,人权等“老”问题的立场,来给中国的国家形象加上一种“冲突中的对手”的想象。所以,在此次的世博报道研究中,我们设置了“是否展现冲突”之一指标。因为对于在中国举办的世博会的报道,某种程度上,就是对于中国的特别报道,我们想考察在这种对中国的特别报道中,国际媒体是否运用了冲突的报道框架,是否还是在冲突中呈现中国。研究结果如上图显示:这一项研究共得到50份有效样本。其中,11篇报道展现了冲突,占总报道量的22%。39篇报道并为展示冲突,占总报道量的近78%。可见,此次对于世博会的报道,虽然仍有小部分报道未有脱离涉华报道的窠臼,仍然展现了冲突。大部分报道没有展示冲突。没有特意将上海世博会呈现为冲突中的世博会。
虽然在本月的世博会的各国报道中,冲突框架没有广泛的使用,50篇报道中只有11篇展示了冲突,我们还是有必要搞清楚在展示冲突的报道中冲突的双方是谁。如上图所示:有5篇报道展示了中国政府和民间社会的冲突,有3篇报道展示了中国和国际社会的冲突,有1篇报道展示的是中国民间社会内部的冲突。其他的冲突对象有2篇。这一结果显示,从冲突报道框架的角度看,本月世博会的国际报道与平时涉华国际报道比较类似。都凸现中国政府于中国民间社会之间的冲突。中国的官和民又一次是以对立的双方的形象出现的。这类冲突报道有5篇,占冲突类报道近一半。可见,国际媒体对中国报道的既定报道框架没有多大改变。另外,在本月世博会报道中,占第二位的冲突双方是中国与国际社会。这也反映了平时涉华国际报道的既定模式:将中国视为异己,在关于世界博览会的报道中,把中国与国际社会对立起来。另外,关于中国民间社会内部的冲突的报道数量最少,只有一篇。
 
虽然本月的世博报道以呈现世博本身为主,但是各国的报道中也涉及了中国的某些问题。毫无疑问的是,这些关于问题的负面报道是国际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们此次研究的一个重点。我们将文本中体现的问题按照报道国家进行了如下的分类。
世博报道中呈现出我国存在的问题:
韩国
实施“菜刀实名制”,控制菜刀等刀具的销售和购买,以确保安保。
 
日本
主题歌剽窃
 
意大利
1.参观者中绝大多数是本国游客
 
2.上海世博会之后,2015米兰世博会将使意大利面临巨大挑战
 
印度
中国公共安全局没收了印度馆发放的印有藏南地区的印度地图
 
澳大利亚
上海市政府不准市民穿睡衣上街
 
 
英国
由于英国作曲家在西藏问题上的态度英国原定世博会芭蕾演出取消
 
西班牙
世博商品盗版多
 
从上表可以看出,从国家来看,关注中国国内问题的国家有两类:一类是中国的近邻:如韩国,日本,和印度。由于和中国的地缘关系,这些国家对中国的国内问题有着天然的兴趣。而同为亚洲国家,与中国的国家间关系又或多或少有着竞争的色彩。所以它们的媒体对中国的报道常常会集中在中国国内问题冲突上。另一类国家是所谓政治意义上的西方国家:如意大利,澳大利亚,英国和西班牙。西方国家由于种种原因掌控着国际舆论的华语权。它们对于中国这个觉醒的睡狮一直保有一种警惕的心态,所以对于中国国内问题冲突,它们是一贯非常敏感,非常“善于发现问题”的。
从关注的中国国内问题冲突看:本月各国媒体报道的问题可以说是一种“新瓶装旧酒”的报道。看上去,报道中展现的问题和冲突都是新问题,或者说跟世博会密切相关的世博问题。但是仔细考察之下,就会发现这些所谓的世博问题都是涉华报道中中国的“老”问题的新表现而已。例如:“菜刀实名制”和“不准市民穿睡衣上街”表面上看是对世博会的非常措施的报道,但是其实是关于中国消费者和市民缺乏应有的权益和自由的老问题的表现。日本媒体报道的“主题歌剽窃”和西班牙媒体报道的“世博商品盗版多”的问题,也是关于中国知识产权问题的“老生常谈”。印度的“藏南地图被没收”和英国的“作曲家西藏态度”的报道涉及的更是中印之间的历史遗留下来的边境问题和西方媒体“津津乐道”的西藏问题。这些问题当中,意大利关注的两个问题“参观者中国身份”和“上海之后,米兰世博会面临的巨大挑战”虽然可以理解为下一任举办国自然的兴趣和关注,但是这两个问题还是让人嗅出对中国政府不惜血本,大搞形象工程,自娱自乐的老调子。特别是自娱自乐之一说法,在涉及我国建国60阅兵时的国际报道中早有此论。总之,可以看出,在对于中国国内问题的报道中,各国的报道没有脱离既往的刻板报道框架和腔调,新瓶装旧酒,还在用老眼光挑剔中国。
 
 
 
新闻图片直接,生动,不但给读者以现场重现,而且直接提供了一个个鲜活的视觉形象,。一张好的新闻图片可以达到甚至超过整篇文章的传播效果。新闻是否配发图片也显示了报纸对该新闻的重视程度。在八月份的世博报道中,有18篇报道配发了新闻图片,占总报道量的36%。有32篇报道没有配发新闻图片,占总报道量的64%。可见,世博会的报道还是比较受各国媒体的重视。
 
本月的世博报道研究与前几个月相比,增加了一项新的指标,即世博报道对中国的态度。新闻报道虽然以客观公正为目标,但是实际的报道很少能够做到真正的客观公正。报道中总是通过对事实的选择性报道和对消息源的选择性引用等手法来借机表达报道记者对报道对象的立场和态度。在涉华国际报道中,常常更是存在着以意识形态取向为特征的报道框架和报道态度。在对各国世博报道对中国的态度研究中,我们设定了四个参数:肯定,否定,中性,不相关。这是比较广义的看每一篇报道。肯定的态度是指将中国描述为友好,开放,稳定,富强,热爱和平。否定的态度则是指将中国描述为危险,封闭,不稳定,缺乏民主,不安全。而且,我们的此项研究是多维度的研究,分别探讨了各国报道对中国的态度,各国报道对上海的态度,和各国报道对世博的态度。
研究发现如下,首先是各国报道对中国的态度。
如上图所示:本月各国世博报道持肯定的态度为9篇,占18%;否定的态度的有2篇,占4%;中性的态度的13篇,占26%;未表明态度或不涉及态度的26篇,占52%。有此可见,整体上,各国的世博报道比较客观。半数以上,没有借报道表立场。四分之一的报道即使有态度的表达也是中性的,而其余的报道大部对中国进行了正面,肯定地描述,只有2篇报道对中国表达了否定的立场。
让我们再看对上海的态度。
如上图研究结果所示:世博会报道对上海的态度不相关,即没有态度的有42篇,占84%。持中性和肯定的态度的各4篇,各占总报道总量的8%。没有持否定的报道。上海是中国开埠最早的城市,也是中国最国际化的城市,研究显示的或正面或客观的报道态度,充分显示了上海作为国际化大都市在国际上的良好形象。而中国选择上海作为世博会的举办城市可说是恰如其分的明智之选。
最后,是各国世博报道对世博会本身的态度
如上图所示:世博报道未涉及对世博的态度有35篇,占70%。持中性的态度4篇,占8%。持肯定的态度,7篇,占14%。持否定的态度,4篇,占8%。可见,对世博会的报道态度与对中国的报道态度类似,虽然不似对上海那样客观,正面,但是也相对比较客观,70%的报道没有表明立场。而肯定的态度也占有14%,使否定的态度的近一倍。
三种态度比较,对上海的态度最好,最客观。中国其次,世博会次之。三种态度总体来看和分开分析是一致的,都是不相关这项遥遥居首,次之是肯定的态度,然后是中性的态度,否定负面的态度最少。可见,在八月的涉及世博的国际舆论中,中国,上海,世博会的形象都是比较正面的。
 
 
 
八月的上海世博会的国际舆情有四点值得注意,总结如下:
1.西方主要欧美国家的缺席。本月世博国际报道中,主要欧美国家,如美国,法国,德国等没有对世博会的报道。这是值得我们注意的。特别是在解读我们的研究成果时,西方主要欧美国家的缺席,与世博报道呈现的状况有着很大的关系,而且我们也有机会倾听一下没有主要欧美国家在场时的国际舆论声音。
2.世博报道对世博会本原的回归。在本月的世博国际报道中,大部分的报道体现了一种对于世博会作为一项世界各国博览,展示自我的盛会的本义的回归。报道侧重了文化层面的信息,凸现了世博作为一个国际文化交流的舞台的应有之义。而且报道还主要以世博会为中心,较少发生议题重新设置,借世博会说“事”的情况。
3.世博会的报道整体比较客观,正面。在中国,上海和世博会三个对象的比较中,上海的城市形象最佳。
4.世博会报道仍然有“关注”中国的问题,而所关注的问题是新瓶装旧酒,换汤不换药。虽然表面上看来,本月世博报道所呈现的都是与世博相关的新问题,但是仔细审视之下,会发现这些新问题的老议程。
 
 
 
 
 
 
 
参与人员
 
总负责人:郭可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国际舆情研究中心主任
                 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撰稿人: 林岩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研究员                                 
                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传播学院讲师
小组其他成员:
陈沛芹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国际舆情研究中心副主任
         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
张军芳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研究员
         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
严怡宁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研究员
         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
吴瑛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研究员
         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传播学院讲师
相德宝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研究员
         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传播学院讲师
 
编码人员:日语:李昊王宏伟
                                                                                                            韩语:高陆洋
葡萄牙语:张维琪
          英语:许娜、张菁华
                                                                                                                德语:於晓
俄语:张真真
意大利语:苏惠
法语:梁瑞
阿拉伯语:绽戾燕
西班牙语:袁仲实
                                                                                                                    
    本报告联系人:林岩   E-mail:linyanrain@gmail.com 手机:13641733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