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莹:“不要期望中国变成西方式国家”
发布时间: 2010-10-09 浏览次数: 356

 德国《时代》周报专访外交部副部长傅莹: “不要期望中国变成西方式国家”

    7月7日,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在柏林接受了德国《时代》周报记者纳斯(Matthias Nass)的采访,就中欧关系、西方媒体对华报道等问题发表了看法。本报选登部分内容,供读者参考。

    ——编者

    我们很长时间

    都难以达到你们的水平

    《时代》:傅莹女士,这次你出访欧洲,你认为欧洲大陆是属于未来还是过去呢?

    傅莹:兼而有之吧。欧洲深植于过去,同时也属于未来。在应对气候变化、发展可再生能源方面,欧洲处于世界领先水平。而且在一个曾有过数百年战争和冲突史的大陆成立欧盟,是一个大胆的创举。

    《时代》:许多亚洲人认为欧洲在没落。

    傅莹:一些人有这种感觉,我不觉得奇怪。如果你是一位中国游客,从北京崭新的T3航站楼出发,在希思罗或戴高乐机场降落时,也许会说:“这机场怎么这么旧啊?”这类对比是有的。

    尽管如此,我不认为中国人觉得欧洲经济上在没落。你们人均GDP是中国的10倍;你们的生活水平、生活质量、社会福利——这些都远远超过我们,我们很长时间都难以达到你们的水平。

  如果你们认为

    自己的模式是最好的……

    《时代》:在经济上,中国已成为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家,而在政治上却改变很少。

    傅莹:这(种看法)确实是矛盾的:西方世界承认中国的经济进步,也赞许中国在应对金融危机中发挥的作用,但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要对中国的政治进步视而不见。你们的逻辑行不通啊,就好像是说,中国是在没有政府、没有政党、没有政策,也就是说是在完全无政府的状态下取得了这一切(成就)。

    《时代》:既然你们如此成功,为什么不再开放一些呢?

    傅莹:我刚才的回答还没有讲完。我要说的第二点是:如果你们认为自己的模式是最好的——你们的政治制度、你们与媒体打交道的方式、你们的政府结构、你们的政党制度,并且把这些作为样板来衡量中国,你们总觉得中国套不进去。但看看那些接受了你们模式的国家,它们有多成功?它们有谁发展得像你们一样好?它们达到你们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水平了吗?你们想要和很多国家分享自己的政治制度和价值观,却不想分享你们的财富、你们的生活水平——而这些正是你们政治制度的基础。

    《时代》:那么我们的错误就是期待中国接受我们的模式吗?

    傅莹:你们向世界各国出口自己制度的体验如何?

    《时代》:有好有坏吧,我觉得。

    傅莹:也许在某些地方还行,但肯定不是在所有地方。任何人都不应该假定,中国人都没有长脑子。13亿人哪!一个十分活跃的社会,有很多家庭和为自己孩子操劳的母亲,怀有各种梦想的公民,他们对政府有着自己的愿望和需求,政府必须回应人民的要求。自古以来,人民被比作水,政府被比作船,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中国取得了巨大成就,应得到尊重和理性的分析,实事求是,而不是总被要求去迎合你们的标准。

西方媒体

    像总爱在菜里加醋的厨师

    《时代》:你有中国未得到尊重的印象?

    傅莹:很多人有这种感觉。

    《时代》:什么使你们有这种缺乏尊重的感觉?

    傅莹:你想让我提出批评吗?

    《时代》:请吧。

    傅莹:那可就是干涉他国内政了!(笑)

    《时代》:那样更好!

    傅莹:其实我们是主张有批评的,没有批评就不会有过去30年来的改革。有时也许进展比较缓慢,因为中国是如此之大的一个国家,但我们的改革一直在向前推进。然而,一些媒体在报道中国时,就像个最后总要在菜里多加一些醋的厨师,每道菜都是一个口味,总是酸溜溜的。

    《时代》:我们的政府或许也会这么说:“总是只有批评,总是酸溜溜的!”但是记者不是为了赞美政府而存在的。

    傅莹:你们的媒体的确更发达,也更具批评性,政府对此也已经适应,学会了如何打交道。

    《时代》:不总是这样。

    傅莹:在英国时,我曾做过一些调查研究,去了解媒体,了解它们需要遵守的市场法则以及它们之间的竞争,我发现媒体是西方现代社会发展的产物。相比之下,中国的媒体要年轻些,但它们现在也很活跃。如果发生什么事,例如河流遭到污染,或者工厂造成了环境恶化,他们就会跟进。也许对你们的媒体来说,好消息不算是什么新闻,但中国不是这样,这里好消息也是新闻。例如自然灾害中救人助人的故事也会受到媒体的关注。

    再回到西方媒体这个话题上来,我还想说的一点是,当它们报道中国或其他国家时,似乎不那么负责任,很可能是因为他们无需证明报道的真实性。

《时代》:过去几年,来自中国的报道不仅更广泛,而且也更好了。

    傅莹:对,是更广泛了。奥运会后,报道也变得更平衡。但一直都还有酸溜溜的感觉。

    《时代》:奥运会前,你任驻英国大使时,曾指责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现在你还这么看吗?

    傅莹:从2008年3月14日拉萨骚乱到4月6日伦敦奥运火炬接力的那段时间,西方媒体的行为令我吃惊。如果再回放拉萨骚乱最初3天的电视报道,你会看到(有关中国西藏的)报道说“警察殴打拉萨僧侣”,而那些警察每天都穿不一样的制服!那根本就不是中国警察,太明显了,谁都能立即看出这个问题。我肯定,播这些画面的圈内人士应该知道那些不是中国警察。但为什么要这么搞呢?这类报道损害了媒体的形象,尤其在中国的年轻人心目中。这对你们的声誉来说是场灾难,从中恢复过来要花很长的时间。

    《时代》:你认为电视台是故意播放错误的画面?!

    傅莹:我不知道,但我不能理解。我想问,你们是否知道这类报道对你们自身造成了多大的损害?这需要花很大的努力才能恢复,也许你们可以选择忘记,或者置之不理。但我相信,很多人看过、知道这件事。

    (来源:中国驻德国大使馆网站 原载德国《时代》周报7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