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外交学院副院长郑启荣
发布时间: 2010-10-09 浏览次数: 280

  新华网消息:温家宝总理将于9月21日至23日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高级别会议、联大一般性辩论,以及安理会首脑会议等约20场双多边活动。新华网邀请外交学院副院长、联合国研究专家郑启荣,解读温总理参会的具体情况,中国在联合国事务中发挥的作用,联合国会议的议题内容,并展望前景。以下是采访实录:

郑启荣近照(作者提供)

    新华网:这次温总理出席联合国会议,是中国主要国家领导人连续第三年参会,这是在向各方释放怎样的信号呢?温总理参加此次联合国大会,有着怎样的意义?

 

    郑启荣:意义是很明显的。中国主要国家领导人连续第三年出席会议,表明了中国对联合国的重视和支持,同时也是中国多年来积极开展多边外交的一个重要体现。这次会议还有一些特殊议题,包括讨论千年发展目标的落实等。所以我想,温总理这次出席会议也是对于推动千年发展目标的大力支持,表明中国在这方面所作的努力,同时促进国际社会加大对发展中国家的关注。

 

    新华网:您认为温家宝总理在这几次会议场合,将着重阐述哪些内容,如何体现中方立场?

 

    郑启荣:我觉得温总理在关于落实千年发展目标的高级别会议上,肯定会介绍中国这些年在实现发展目标方面所取得的进展和经验。在这个场合,肯定还会对国际社会如何加强合作,推动千年发展目标的如期实现提出主张。

 

    在一般性辩论上,温总理可能会对目前中国国内的发展情况,包括改革开放、和平发展等国际社会对中国比较关注的问题,阐述我们的立场。因为中国的快速发展,国际社会对于中国的未来肯定是非常关心的,所以我觉得温总理肯定会利用这个场合,向国际社会进一步重申中国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和平发展的方针不会动摇。

 

    在安理会首脑会议上,将主要讨论和平、安全问题,包括安理会改革问题。总理在安理会首脑会议上也会介绍中国对世界和平安全所作的积极贡献,包括中国在参加联合国维和事务方面的贡献;还会对于安理会如何进一步发挥作用、改革,阐述我们的立场。

    新华网:中国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方面取得了哪些成果,面临哪些主要问题?

 

    郑启荣:中国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过程中取得了非常积极的成果,据联合国有关官员评论,中国是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方面做得最好的国家,中国也有望在2015年全面实现所有的发展目标。千年发展目标一共有八个方面的内容,从目前来看,中国已经提前实现了好几个目标,比如减贫,也就是贫困人口比例减半,我们在2007年就已经做到了这一点,成为世界第一个提前实现贫困人口减半目标的国家。

    在义务教育方面,我们2007年全面推行免除农村义务教育学杂费政策,2008年又把这个政策扩大到城市范围,所以可以说2008年我们已经全面实现了免费的九年义务教育。

    在促进两性平等方面,这些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妇女和男子平等的权利和机会也不断得到保障,现在妇女越来越多的参政,妇女的经济地位、社会地位、家庭地位都有很大提高。

    在公共卫生领域,近年来,公共卫生服务体系也逐步健全,在农村已经建立了新型合作医疗。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孕产妇死亡率都大幅降低。

    特别在保护环境方面,我们从科学发展观的高度出发,从对人类的长远发展高度负责的态度出发,积极落实千年发展目标中确保环境可持续发展的规定。我们2009年制定了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年度目标,采取非常严格的措施积极减排。

    整体说来,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方面,中国取得的成果是非常令人瞩目的,也在推动整个国际社会落实千年发展目标方面具有很重要的示范作用。

    另外,千年发展目标中第八条是关于全球合作伙伴关系的。尽管中国自身不发达,还面临很多问题,而且按照千年发展目标第八条的规定,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不承担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援助义务;但是中国始终把加强同发展中国家的合作,促进共同发展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外交政策,积极兑现对千年宣言的承诺,尽最大努力向世界上其他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

    新华网:中国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中国家,有哪些具体的援助和交流?

 

    郑启荣我们可以看到,从2005年胡总书记在联合国成立六十周年首脑会议上宣布支持发展中国家的五大举措,到2006年,胡总书记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宣布对非援助八项举措,再到2008年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高级会议上,温总理宣布中国未来向其他发展中国家提出的六项援助,等等,这些都是非常具体的援助举措,都对于促进发展中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以及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统计数据表明,我们迄今为止已经向120个国家提供了援助,累计免除了50个重债穷国和最不发达国家的380笔债务,我们给予非洲一些同中国建交的最不发达国家95%的产品零关税待遇等等,还有大量的无偿援助和优惠待遇。这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7月份在第三次世界议长大会上讲到的。这些都表明了中国以自己负责任的行动来推动总体实现千年发展目标。

 

 

  新华网:除了前面说到的示范和援助作用,近年来中国在联合国事务中还发挥了哪些作用?您如何评价中国所扮演的角色?

 

    郑启荣:中国对联合国事务的参与是非常积极的,而且在联合国事务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远的不说,在近年来的热点问题上,如朝核问题、伊核问题、中东问题、苏丹问题,中国建设性的作用非常明显。我们积极主张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国际问题,反对动辄使用制裁或者干涉的做法。

 

    在维和领域,我们为维和行动做出积极贡献。在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中,中国是派出维和人员参与维和行动最多的。

 

    在发展领域,中国不仅在2008年率先实现了千年发展目标中贫困人口减半的目标,而且在很多方面,比如普及义务教育、两性平等、公共卫生领域等等,我们都做出了很多努力。这些不仅仅是为了中国自己的发展和改善,更重要的是,因为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所以我们这些方面的进展,实际上对于联合国按期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是一个巨大的贡献。

 

    此外,我们在南南合作的框架下,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大量的优惠贷款等,这些实际上都是在支持联合国。

 

    在人权领域,我们也提倡参与联合国框架下的有关活动,加入有关的国际人权公约。在财经领域,在国际法律领域,我们都全面参与国际事务。现在中国在联合国中所发挥的作用是非常积极的,非常重要的。

新华网:在未来,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同时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该如何在联合国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与联合国更好地合作?

 

      郑启荣:中国将秉承一贯的立场。我们非常注重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的核心位置,随着中国经济力量的增长,国际地位的增强,我们会对联合国有更大的贡献。以联合国会费问题为例,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每隔三年,我们都增加会费。这是具体的一个方面。在改革、国际安全和发展等领域,中国都会一如既往地支持联合国发挥重要作用。

    新华网:在实现与联合国的合作方面中国面临哪些来自外界的挑战?

 

    郑启荣:其实主要还是看中国自身。中国如果能坚持改革开放、和平发展的道路,坚持一贯的和平方针,不管外界怎么质疑都产生不了太大的影响,重要的还是中国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坚持一贯的和平方针。

    新华网:我们再回到会议议题上来,新一届联大主席戴斯在14日下午的开幕致辞中表示,新一届联大将优先讨论千年发展目标,推动可持续发展以及推进联合国改革等问题。除此外,还有哪些议题?

   郑启荣:每年联大的议题都是很多的。这次除了戴斯讲的这三个方面之外,还有很多重要的议题,比如气候变化问题、粮食安全问题、裁军问题,还有冲突国家的重建问题,以及支持生物多样性的国际会议等等。今年还有一点比较特殊——今年是联合国非殖民化宣言发表50周年,联合国在12月份还将举行相关的纪念大会,也需要讨论。总之,每年的议题是非常多的。

 

新华网:联合国在推动各个国家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方面是怎么样发挥作用的?怎么样去衡量各个国家的实现情况,有没有一些数据指标?

 

      郑启荣:在推动各个国家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方面,联合国的主要作用体现在它作为国际最主要的多边合作机构所发挥的协调和促进作用。比如,从2000年发表《千年发展宣言》制定千年发展目标以来,每隔几年,联合国都要开会总结各国所做的工作,针对某些问题,呼吁国际社会采取措施。在这方面,联合国的作用还是非常明显的。

    新华网:关于联合国内部改革有哪些问题?

 

    郑启荣: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机构改革方面,这些年已经做了一些工作,当然还有空间,但是机构改革相对容易,最难的是安理会改革。因为其中涉及实际中的一些权利再分配,国家之间分歧比较大。在这个问题上,进展不太顺利。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有一轮改革了,2004年又进行了一轮新的改革,但是进展始终是缓慢的,国际社会在这方面的分歧是非常明显的。今年在联大开会前又有一种新的方案,要求本届联大讨论联合国的政府间谈判委员会所提的案文等等。我认为在短期内是很难有突破的,因为目前没有一个方案能够得到足够多成员的支持。

 

    新华网:这次大会有无可能取得突破性的成果?

 

    郑启荣:落实千年发展目标的《成果文件》,我相信会顺利通过。在这个方面国际社会没有太多的分歧。大家都对在2015年按期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抱有很大期望。所以,成果文件应该会通过。此外,在一些议题上,如气候变化、粮食安全、裁军、冲突后国家的重建问题等等,各国都比较有共识,联大应该会通过一些原则性的东西。但是气候变化问题具体的目标可能要等到年底的墨西哥气候会议上讨论,但是联合国大会可能会通过一些比较原则性的宣言。最难的还是安理会改革。目前来看,分歧太大。安理会改革肯定会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

背景资料:

    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

    2000年9月,在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上,世界各国领导人就消除贫穷、饥饿、疾病、文盲、环境恶化和对妇女的歧视,商定了一套有时限的目标和指标。即消灭极端贫穷和饥饿;普及小学教育;促进男女平等并赋予妇女权利;降低儿童死亡率;改善产妇保健;与艾滋病毒/艾滋病、疟疾和其他疾病作斗争;确保环境的可持续能力;全球合作促进发展。这些目标和指标被置于全球议程的核心,统称为千年发展目标(MDGs)。

    郑启荣简介:

    郑启荣,1982年2月毕业于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获法学学士学位。1982-1984年在外交学院学习,获国际关系硕士学位。1986-87年在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政治系进修。1994-95年为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富布赖特项目高级访问学者。1984年12月起在外交学院任教,主要研究领域:当代国际政治及联合国与多边外交。主要学术成果有:《联合国框架下的中美关系》(合著),《世纪之交的联合国》(合著),《联合国大事编年》(合编),《全球视野下的欧盟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主编),《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外交(1978-2008)》(主编)等,并发表多篇学术论文。现为外交学院副院长、教授,中国国际法学会副会长,中国联合国协会常务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