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德宝:多元文化融合下的澳大利亚传媒
发布时间: 2010-05-21 浏览次数: 1009

 

多元文化融合下的澳大利亚传媒

相德宝

载2010年《军事记者》第4期

 

不同的国家制度、经济状况、文化背景和国民素质造就了澳大利亚完全迥异的媒介景观。因为曾作为留学生在澳大利亚悉尼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国际传播系学习并在奥美整合传播营销集团(Ogilvy Public Relations Worldwide)悉尼办事处工作过一段时间,从而对澳大利亚的媒介文化与运作有相对深刻的认知和体会。在此,写下自己对澳大利亚媒体的一点体会与读者共享。

 多元融合的媒介景观

 澳大利亚是一个移民国家,最早就曾是英国流放囚犯的地方。近几年,亚洲人和非洲人越来越多。目前大约有140多个国家的移民生活在这里。开放的欧美文化、保守的伊斯兰文化、传统的亚洲文化以及奔放的非洲文化在这里和谐交融。置身澳大利亚,看着世界各色人种熙来攘往,你会即刻体会到世界文化的不同。澳大利亚就是这样,不同的文化相互碰撞、融合从而形成了澳大利亚独特的多元文化特征。

文化多元性不仅是澳大利亚作为移民国家的客观事实,同时也是澳洲政府的主观选择。澳大利亚明确保护这种文化的多元性,并认为“多元文化是澳大利亚文化的核心”。反映到媒介上,同样如此。

多元的媒介景观的一个鲜明体现就是多元的电视文化节目。澳大利亚有两家公共广播机构: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和澳大利亚特别节目广播公司(SBS)。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由一家全国电视台、6个广播网、一家亚太地区电视台、一家24小时新闻和议会广播电台、一个报社国际网和一家在线服务公司组成。特别节目广播公司就是一家全国性、多文化、多语种广播公司[1]。其目标受众就是来自不同国家、文化、地域的不同移民。设立的基本目标也是促进不同文化的相互沟通和和谐共处,这也是澳洲政府为促进澳大利亚社会整合而采取的重要媒体策略。

由于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文化之间的移民都选择聚居,但因为已经选择移民澳洲,所以加强不同文化的整合就显得愈为重要。而电视节目则是不同文化、不同种族、不同宗教之间相互交流的最好平台。

在这里,你经常可以看到直接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的原版电视节目在公共频道直接放映。美国的奥普拉脱口秀直接原封不动地搬过来,没有任何语言的障碍。中国中央电视台外语频道的一些经典文化旅游节目也直接拷贝;印度的一些节目也频频上演。除此之外,还有大量介绍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的电视节目,如印度的佛教文化、中国的传统文化、穆斯林的斋月文化等等。

媒介不仅是不同文化之间相互沟通、交流的桥梁,同时是自己文化内部传承、聚合的媒介。澳大利亚虽然是移民国家,但由于不同文化习惯的不同,不同移民之间很少混居,而是聚居,从而有了不同的社区。如中国区、韩国区、印度区、非洲区、中东区,整个悉尼就像是一个小小的联合国。不同的社区内部都有自己本国语言的报纸,了解国际、国内以及本土的相关信息。

例如,悉尼的华文报纸就有《澳洲新报》、《星岛日报》、《澳洲新快报》、《澳洲日报》等等。我还记得,自己在澳大利亚的时候还经常读《新快报》,了解华人社区近期的相关活动和信息。一份华人社区报纸成为了连接海外华人的情感纽带,也是海外中华文化的传统的依托。2008年中国发生了很多大事,如海外火炬传递受阻、四川汶川地震。我们的海外学子此时就通过华文媒体了解、参与堪培拉奥运圣火传递、以及为四川灾民祈福、募捐等活动。

高度发达的媒介公关

在我看来,澳大利亚媒体的另外一个特点就在于它的媒介公关。澳大利亚的媒介公关历史悠久且极为发达。早在1947年澳大利亚就成立了第一家本土的公关公司Eric White。现在,不同规模、不同服务的公关公司遍布澳大利亚主要城市。一方面,世界主要知名公关集团如爱德曼、宏盟、万博宣伟、奥美等纷纷在澳大利亚开设分支,拓展南半球亚太地区的业务;另一方面,成百上千家澳大利亚本土的小型公关公司更是澳大利亚公关行业的精英。据统计,澳大利亚公关公司每年的产值大约超过10亿美元。

澳大利亚公关公司如此发达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高度的商业化而导致产生的极其庞大的社会需求。媒体对于现代社会的意义不言而喻,发达的信息媒介产业更是现代文明社会的一个重要标志。因此,无论政府还是企业都试图通过媒介公关影响自己的受众,这是澳洲媒介公关公司发达的一个重要前提条件。

澳洲媒介公关发达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则是与其相适应的政治体制。本人既有在奥美国际公关悉尼办事处政府公关部工作经历,同时也在奥美国际公关北京办事处政府公关部的工作实践。因此,对两种制度下的公关运作相对清楚。

由于政府掌握着大量的公共资源和权利,影响政府决策一直是政府公关的最高目标。澳大利亚社会沿用西方的政治体制,政府和公关公司相互依赖,相互利用,和谐共处。一方面,政府通过公关来影响公众,同时公众、企业和社团也通过公关公司来影响政府。政府和公关公司则完全是一体的,两者通过紧密配合来共同影响公众。所以,我在澳大利亚公共公司工作的时候,深感如鱼得水,好多工作开展起来非常顺畅。

然而在中国,公关的理念本身就是西方的舶来品。中国政府对公关公司,特别是对外国公关公司存在一种天生的抵触和不信任。因此,公关公司想要影响政府就变得非常困难。当然,中国政府现在也正在逐渐改变自己的传播策略,慢慢接受西方的公关理念。然而,要达到澳大利亚公关的理念和目标依然路漫漫而远兮。

 极为繁荣的文化产业

澳大利亚政府对文化产业高度重视。早在1968年,澳大利亚就成立澳大利亚艺术委员会,对文化作为产业化进行管理。1994年,澳州政府又出台了文化政策《创造之国度》。1996年,出台了《艺术面前人人平等》的文化政策。澳大利亚政府通过加强对艺术家、艺术团体的支持以及举办各种文化产业活动来促进其文化产业的发展。像在悉尼的歌剧院、博物馆、墨尔本的文化艺术中心就经常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大型文化、艺术、展览活动。

澳大利亚的历史并不悠久,文化遗产也不丰富,因此澳大利亚发展文化产业的基本政策就是保护传统和鼓励创新。澳大利亚近几年在文化产业方面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保护澳大利亚的土著文化。

像其他国家的土著一样,澳大利亚土著在历史上同样遭受了非人的待遇,他们被屠杀、充当苦役。而现在,澳大利亚政府越来越发现土著文化的重要性,明确提出保护澳大利亚土著文化。陆克文总理上台以来,一项重要的举措就是正式向澳大利亚土著居民作出道歉,并称澳大利亚土著文明是人类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文明,要注意保护和发展。

现在,无论走到澳大利亚的任何一个旅游景点,都会看到澳大利亚土著的精彩表演,在任何一个旅游商店,都会看到澳大利亚土著的纪念品。现在的澳大利亚土著就像是中国的大熊描一样珍贵,澳大利亚土著文化更成为了澳大利亚文化的一种特殊名片。

 澳大利亚媒体与中国

 澳大利亚媒体对中国特别关注,特别是在会说中文的总理陆克文上台之后,澳大利亚媒体对中国更是情有独钟。早在奥美公关悉尼办事处的时候,就发现澳大利亚的同事对中国表现出独特的兴趣,当时还特地做了一场讲座给他们普及中国国情。

澳洲媒体虽然对中国有着前所未有的热情,但如果我们仔细观察、阅读澳大利亚媒体对中国的报道,却发现澳洲媒体对中国的报道态度并不令人乐观。我在澳大利亚的时候,天天晚上必看悉尼九台的晚间新闻节目。然而,每每看到中国,我都感觉捶胸错愕。因为,澳大利亚媒体对中国的报道往往都是负面报道。

这其中一个最明显的案例就是2008年奥运圣火传递。作为海外留学生,早在奥运圣火传递之前,我们就了解到藏独要在堪培拉破坏圣火传递。因此,诸多悉尼、墨尔本的华人留学生就自发组织在火炬传递当天来到堪培拉支持圣火传递。

火炬传递当天,整个堪培拉变成了一片五星红旗的红色海洋,根本看不到几个藏独分子。大家高唱国歌,庆祝这场胜利。然而,当我们回来看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电视新闻时,我们不禁感觉垂头丧气,之前美好的胜利的感觉顿时全无。澳洲广播公司电视画面里根本看不到我们热情洋溢挥舞五星红旗的身影,而他们却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几个藏独分子进行独家采访。这种固有的误解和偏见以及别有用心的处理不能不让人愤慨。

《澳大利亚人报》也是澳大利亚最具影响力的全国性报纸。因为学的就是国际传播研究,我曾对《澳大利亚人报》对北京奥运圣火传递的报道进行了专门统计。火炬传递期间,《澳大利亚人报》共发表报道50多篇连续报道,报道的基本主题就是渲染奥运圣火传递中的出现的抗议和暴力现象,抵制参加奥运圣火传递、抵制参加奥运会的话题。

更令人气愤的是,《澳大利亚人报》竟将和谐之旅为主题的北京奥运圣火传递篡改为为了不和谐之旅(Journey of Disharmony)[2],奥运圣火在他们的笔端也成了耻辱之火(flame of shame)[3]。中国政府对西藏文化的保护成为了对西藏的文化灭绝(Cultural genocide)[4];中国政府对藏人的统治被比喻成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5]。而海外华人、留学生欢迎圣火、支持奥运、热爱祖国的行动在他们笔下也成了盲目的爱国主义(chauvinism)[6];有秩序地爱国行为也成了流氓行为(gangs)[7]

 亦步亦趋欧美世界

 澳大利亚位处南半球,地广人稀,远离世界的喧嚣和纷扰,可谓是世界政治、经济的边缘。因此,脱离这种世界边缘感觉的重要做法就是聚焦叫世界的中心:美国和英国。澳洲媒体对欧美世界亦步亦趋。当你看到电视节目上对英美两国报道的大量轰炸时,你有时会恍惚自己究竟是在欧洲还是在美国。

澳大利亚对美国和英国的关注并不仅仅局限于虚拟世界的关注,这同样也是其现实社会中的一部分。2008年是美国的总统大选之年。澳大利亚所有电视新闻节目几乎天天都对美国的总统宣战进行轮番轰炸。当最后一场希拉里和奥巴马的选战进行之时,我正好在奥美悉尼办事处工作。忽然间,所有的同事齐刷刷全部撤离,我正在纳闷发生了什么紧急事件。其中一个同事对我说:“快,快去看电视直播,美国大选结果立刻揭晓了。”

过去,同事间有说有笑,感觉一切都好。但就在这一刹那我忽然意识到彼此间的文化差异。他们对于虚拟的欧美世界的追逐不仅是一种身份认同,更是一种文化寻根。而对于我来说,这其实只是一个话题,一个事件,并没有更多的文化意义在其中。

 


[1] ttp://www.chuguohome.com/yimin/9583.html

[2] Journey of disharmony, 412

[3] Exiles storm Delhi torch relay, 4月18日

[4] Tibet is China’s Olympic Challenge, 324

[5] Flaming fiasco has dubious Nazi past, 412

[6]Right to speak extinguish, 425

[7]Chinese students bully torch crowds, 425